深圳前海金谷华夏基金有限公司

潜望|诺亚“方舟之困”:34亿元罗生门背后汪静波为何频繁踩雷

文章来源:金谷华夏发布时间:2019-07-11

1、腾讯《潜望》独家获悉,在发现34亿元的风险敞口后,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长汪静波主动报案,随后罗静被刑事拘留,同时诺亚财富负责该项目的团队,均被要求配合调查。

2、京东对媒体的回复中表示此事与京东无关。而诺亚财富则在回应中矛头直指京东,指出京东逃脱不了干系,歌斐对此次供应链融资的起诉对象为(广东)承兴和京东双方。各方争执的焦点在于,广东承兴与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转让是否属实。

3、除去最近的承兴国际控股34亿元大雷,歌斐资产此前连续踩中辉山乳业和乐视网,涉及金额分别为5.479亿元和30亿元。尤其在乐视网危机上,歌斐资产在2016年乐视资金隐忧凸显时,旗下7只基金投向乐视,规模高达30亿元。

4、接近诺亚财富的人士分析,正是由于激进的业务模式,导致歌斐资产频繁踩雷。因坐拥国内最多的高净值人群,一些企业客户会主动找到歌斐资产定制产品,而在整个公司的投资委员会表决中,汪静波的权力过大,从而导致风控部门会采取一定程度的灵活变通。



诺亚财富并未如它名字的寓意,遇到任何洪灾都能够安然无恙。2019年的夏天,这家为27万名客户打理超过6000亿资产的第三方理财机构,在一笔34亿元规模的项目爆雷逾期后,以“欺诈”名义将项目方诉诸法律,居于这场舆论的风暴中心。


事情起因于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NOAH.NYSE)公告其旗下歌斐资产管理的基金,在为承兴相关的第三方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34亿元人民币,但承兴控股股东因涉嫌欺诈活动被警方刑事拘留。


再向前推3天,7月5日,承兴国际控股(2662.HK)与博信股份(600083.SH)先后发布了其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罗静于6月20日被公关机关刑事拘留的消息。


腾讯《潜望》独家获悉,在发现34亿元的风险敞口后,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长汪静波主动报案,随后罗静被刑事拘留,同时诺亚财富负责该项目的团队,均被要求配合调查。


作为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2018年财报显示罗静持有该公司股票的64.87%。但这些股票的绝大多数,在其被刑拘的前一天被易主至汪静波及其诺亚财富旗下数家公司。


但在经过承兴国际控股单日暴跌80%后,这部分股权价值仅有6亿左右,如何处置34亿的风险敞口,成为横亘在诺亚财富面前最紧迫的问题。


但事情随后走向各执一词的口水门,涉事各方包括诺亚财富、云南信托,与京东、苏宁各执一词。作为被指责“欺诈”的承兴控股,又是如何绕过供应链金融应收帐款的层层风控?抑或是,风控部门是否存在疏忽以至于被发现漏洞?


从项目逾期、到股票易主、再到诉诸法律,扑朔迷离的罗生门中,映射出中国第三方财富管理面临的多重窘境。过往高速发展的第三方理财机构,如何摆脱成长过程中的代销模式和非标资产路径依赖,提高资产质量和风控标准,降低再度暴雷概率,是为殷鉴。

诺亚财富与京东、苏宁各执一词


7月8日晚间,汪静波的一封内部信最早将事件相关方公布于众。“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广东)承兴就其与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广东)承兴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7月9日早间,京东对媒体的回复中表示此事与京东无关。“承兴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对于这种行为,‘我们非常震惊’,并且已经配合受害公司进行了报案。”


诺亚财富随后回应中矛头直指京东,指出京东逃脱不了干系——(广东)承兴与相关方京东供应商之间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对此次供应链融资的起诉对象为(广东)承兴和京东双方。


京东也不甘示弱,再次撇清责任。京东承认了与(广东)承兴存在一定业务往来,但亦表示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广东)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的合同进行诈骗。据接近京东人士,这些业务往来的规模仅限于百万元量级。


同时,京东还针锋相对地将责任再次“抛”给诺亚财富一方。“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


广东承兴与苏宁易购通过应收账款进行债权供应链融资的消息同时被曝出。名为“云南信托-云涌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息显示,这只规模为3.21亿元的信托产品,用于购买广东承兴持有的苏宁易购采购中心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


行业劲敌的两家电商巨头,此刻选择站在一起。苏宁官方表示,广东承兴与苏宁易购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事宜,经公司核实“我司与该融资事项无关”。当腾讯《潜望》问及平日是否存在业务往来时,苏宁官方给出的答案为:目前回复仅限于此,过多情况等公安机关给予调查结果。


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于7月9日亦发布澄清公告,涉事方广东承兴非该集团的成员公司,承兴国际控股与京东之间并未订立有关合同。虽然承兴国际控股极力撇清关系,但腾讯《潜望》查阅资料发现,承兴国际控股的实际控制人罗静亦是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腾讯《潜望》查阅歌斐资产旗下基金发现,歌斐旗下共成立“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共38支。以成立于2018年1月30日的“创世核心企业集定私募基金”为例,该基金的托管人为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基金运作状态为“正在运作”。


创世核心企业集定私募基金在第三方财富网上的产品募集宣传显示,该产品的发行规模为2亿元,融资方为“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资金用途为“购买广东承兴控股对京东世纪的应收账款”,还款来源为“债务人京东世纪到期还款、广东承兴回购”,资产管理人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


各方争执的焦点在于,广东承兴与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转让是否属实。京东官方宣布,近期在警方调证过程中,警方出具了多份所谓承兴与京东未结账款的确认函,经核实均为伪造。诺亚财富与歌斐资产虽未正面回应,但已经对业务实施的事实,也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了广东承兴与京东双方应收账款转让的真实性。

一家抓住所有时代红利的行业龙头



根据诺亚财富官网数据,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有超过27万名高净值客户将超过6362亿元交给诺亚财富打理,为国内最大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

2005年,因自营业务陷入巨额亏损的湘财证券被迫改制,时任湘财证券私人金融总部负责人的汪静波被迫携团队出走,创办诺亚财富,成为国内首家第三方理财机构。


一位熟悉汪静波的信托业高层对腾讯《潜望》指出,汪静波出走湘财证券创立诺亚财富后,几乎踩准了每一次时代的红利,在客户端上抓住了国内富有群体的理财痛点,在产品端上又赶上房地产“借道”信托融资的黄金十年,随后又成立歌斐资产专做资产管理业务,打通行业上下游。


在汪静波的自述中,她把2007年红杉资本沈南鹏投资视作改变她和诺亚财富命运的转折点。红杉资本在投资400万美元后,沈南鹏要求汪静波开始扩张,一年之内,诺亚财富在上海、北京、广州、温州等6个富庶地域设立了分公司。害怕管理不好这些分公司而感到纠结的汪静波,情绪很快被迅速增加的客户群体和销售规模压了下去。


庞大的新兴富有阶层涌现出的财富增值需求,恰好赶上房地产蓬勃发展的黄金十年。房企借助信托通道融资解渴,一个个信托产品再通过诺亚财富等第三方平台分售给富有人群,多方的滚动下,联手造就了诺亚财富最好的年景。

但好年景不可持续,在房地产市场逐步退烧,信托公司也开始自建销售团队或理财子公司,凭借兜售信托产品赚取差价的暴利时代终结。


诺亚财富开始将重心转移至主做资产管理业务的歌斐资产,通过自揽项目设计产品,获取更多话语权。但这一模式也多被质疑,诺亚财富的第三方财富咨询的和财富管理之间,或存在利益冲突。


更多的麻烦在于歌斐资产所选择的投资标的带来的风险。除去最近的承兴国际控股34亿元大雷,歌斐资产此前连续踩中辉山乳业和乐视网,涉及金额分别为5.479亿元和30亿元。尤其在乐视网危机上,歌斐资产在2016年乐视资金隐忧凸显时,旗下7只基金投向乐视,规模高达30亿元。


此外在2015年,歌斐资产在证监会组织的私募基金现场检查中被认定利益冲突防范不力、管理机构内控制度缺失等多个问题,被要求限期整改。

风控是否失职?

深圳前海金谷华夏基金有限公司
福田营业部:深圳市福田中心区益田路卓越时代广场3603~3604
电话:0755-83223251
东莞分公司:东莞市南城区港口大道9号宏远康城国际14楼
电话:0769-27380101   邮箱:jghx@jghxfund.com
金谷华夏基金官方公众号
金谷华夏基金官方公众号
财富热线
400-830-8126  
工作时间:8:00AM-6:00PM
微信公众号搜索:金谷华夏基金
微信公众号:SZJGHX 粤ICP备1600327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