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前海金谷华夏基金有限公司

宏观与微观,不同视角下的投机与投资

文章来源:金谷华夏发布时间:2019-12-18

如果你能在快速发展的社会中,找到一些人性中不变的东西,找到一些能满足这些东西的生意。会不会比那些固化的社会中取得的成功更大?

一、宏观并不一定是微观的简单相加,1+1未必等于2。
我们在雪球上经常可以看到关于这样一个问题的讨论: 房产是不是货币蓄水池? 这个问题本身并不复杂,为什么很多聪明过人的朋友却总是容易误解,以致于反反复复讨论? 
这里面的关键原因,其实是视角问题~如果始终站在微观的视角看,你就会觉得,我的一笔钱变成了房子当然没法消费了,然后以这种微观视角来类推:当每个人的钱都变成了房子。
然而宏观视角来看这个问题显然不是这样:对你来说一笔钱变成了房子的同时,这笔钱本身却并未消失,它成为了房产销售人员的奖金,建筑工人的收入,钢铁厂,水泥厂员工的工资。。。只不过是在不同人之间转手而已,根本不存在蓄水池功能~这是在你全款买房的前提下。如果有按揭,那是你用未来的收入偿还来请求银行帮你创造一笔当下的货币贷给你,这时不但没蓄水,反而“超发”了货币~对于那些始终怀疑“货币超发”又搞不清来源的朋友,这就是他们百思不解的实情~如果非得要说存在“货币超发”的话。
再举个例子,很多人都说电商是伪创新,富了少数投机取巧的人,对整个社会却没有任何好处。
理由就在于,他从微观的视角来看,以前自己去商场一次说不定能买五样东西。现在电商平台买五样东西是比原来更方便更便宜,但就得有五个快递员配送,过去自己一个人用的时间现在要消耗五个人,没错自己是方便了,但感觉对社会是浪费。然后同样以这种微观视角来类推:当每个都用电商购物,每个人都多消耗另外五个人的时间。
从宏观视角来看这个问题也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电商与传统零售这样的商品分发方式相比,其配送环节对整个社会而言不但没有多耗人力,而是恰恰相反:专业分工导致一个电商发达的社会相对一个电商不发达的社会,存在巨大的效率提升,释放了无数潜能。
二、要不要做多中国,是一个宏观问题
如果站在自己所处的微观角度,用微观外推宏观的方式来看这个问题。很容易出现上面提到的这一类误解。一个真实的例子:某城市一个核心商圈百货店,面积一万多平米,最辉煌的时候年销售总额十几个亿。最近几年江河日下,去年全年销售额只有三个亿。站在它的经理的角度看,这不仅是一个经济周期问题,未来也看不到什么希望,如果他望着自己店内日益稀少的人流,以此外推,认为中国的未来就是自己这个店未来的加总,那就错了。不要说蓬勃的线上,我去成都国金中心这样的线下店调研的时候(专门挑了非节假日),发现连这种线下高端零售店都人如潮涌。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假如我们把全球两百多个国家看成两百多个公司,GDP看成它们的年营收,看看哪些公司(国家)值得做多?很明显,中国这家公司的年营收静态来看并不是特别有吸引力,至少相对其人口而言是这样~中国的人口相当于美国的四倍多,GDP却低于美国。然而,如果我们倒回到1820年,会惊讶地发现当时中国的GDP约占全球的30%,大致相当于18个美国。那么当时我们应该投资它吗? 已经站在今天的我们,都能轻松给出正确答案。当时我们应该投资的是英国,美国。1890年美国的GDP赶上了中国,到1978年,美国的GDP已经反过来相当于16个中国。我们当然应该投资未来的现金流,而不是过去的收入。
所以关键不在于当前的GDP,而是这个国家未来的GDP会怎么样?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会发现1820年的英国和美国从投资吸引力上就己经远远超过中国了~它们率先进入了工商业社会,而中国到1978年都依然是农业社会。工业社会的效率比农业社会高,因此不管基数如何,前者超过后者都只是时间问题。尽管,站在一个当时农民的微观角度来看,他不一定会认为这种效率提升是一件好事。正如巴菲特所说:“如果对一个200年前的农民说,有90%的农业岗位将被消灭,那他会觉得天都要塌了”。
同样的道理,全新的互联网社会显然比工商业社会的效率更高(如果能理解前面解释过的电商与传统零售的效率对比,再想想其它服务业的情况,应该很容易理解这一点),但站在那些正在被更高效方式所替代的传统零售,传媒,金融。。。等等数量庞大的传统从业者的微观角度看,一定会有200年前一个农夫同样的焦虑。然而高效战胜低效,最终进一步大规模释放整个社会潜能的规律并不会改变。宏观视角下的结果是:在世上,人必须做的事情越少,意味着释放的潜能会越多,意味着,大家会过得越好。所以,从宏观来看今天最应该投资的,是那些率先进入互联网社会的国家,而不是那些GDP最高的传统工业国。就跟1820年应该投资更高效的工业国而不是GDP最高的传统农业国道理一样。
一个现实的例子:二十五年前的深圳GDP只有香港的二十分之一,类似1820年美国和中国的对比一样。美国超过中国用了七十年~结果毫无悬念,因为当时美国和中国的对比,是莫里斯运河公司,伊利铁路公司,和农村家庭手工作坊的对比。是新崛起中的工业文明和自我完善了千年的农耕文明的对比。深圳超过香港用了二十五年~结果同样毫无悬念,因为现在深圳和香港的对比,是腾讯,华为和长实,新鸿基的对比。是野蛮生长中的互联网文明,与承袭了工商业文明,并达到完美颠峰的东方之珠的对比。
如果大家觉得这个对比太空洞,难以看出中国互联网化的程度在世界上究竟如何,是否值得投资。这里可以列举几组具体的数据: 1.截止2018年,中国的智能手机用户13亿,另一个互联网大国美国是2.29亿。2.去年中国互联网零售总额1.36万亿美元,全球3.02万亿。排名第二的美国0.53万亿(这是在它的传统零售总额高于中国的背景下的对比)。3.从人们使用网络支付的频率,也可以看出一个社会的互联网化程度。去年中国以外的全球网络支付主要由Paypal,Apple pay,以及荷兰的支付新锐Adyen完成。其中Paypal约90亿笔,Apple pay没有公布年度数据,从库克在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提到的数据来类推,大约40亿笔。Adyen约10亿笔。加起来共140亿笔。而中国的支付宝一家就有1950亿笔。这还不是全部,腾讯财付通4600多亿笔。4. 从其它领域的创投发展速度,也可以反证一个社会的互联网化程度:互联网社会用全新的方式提高效率,释放人的潜能,加上它迭代了传递信息,聚合资本的能力,等于是把产生更多idea的潜力加上了更优化的实践idea的条件,导致它在互联网以外的创投活动也必将明显超过工商业社会。我这里有一个朋友的专门从事生物医药风投的公司所提供的,过去四周医疗健康领域的全球创投项目融资数据:
这个时段里在中国以外的全球市场上共有个57个项目成功融资,而在中国,即便是在现在这种大家公认是创投不景气的阶段,同期内就有个39个(包括CRO平台“药研社”,mRNA药物研发商“斯微生物”,专注于人体免疫系统调节疗法的“高诚生物”,专注于人工骨科植入的“嘉思特医疗”,专注于细胞水平精准诊断技术的“宸安生物”。)
也就是在这一时段,全球两百多个国家该领域的创投项目与一个国家的数量对比是1.46:1,从这里也可以管窥这个国家的互联网化程度~大家可以顺便想想满清时期为啥没几个中国人想到利用当时其它国家搞得风生水起的各种新技术赚钱,一是没信息,二是没资本,三是,大家都在农田里“充分就业”,没啥人被“淘汰”。从农业社会到工商业社会,再到互联网社会,由于释放的潜能不同,会有不同的人均GDP瓶颈。马可波罗眼里的中国完美农业社会再神奇,它的人均GDP也无法达到一个普通工业社会的十分之一。
大家都听说过一个概念叫中等收入陷阱,仔细观察会发现,掉进这个陷阱的国家都是工业化不完全的国家。
我个人偏爱日本文化,喜欢武田信玄,毛利元就,德川家康的历史故事,也喜欢它的工匠精神与日趋完善的工商业社会结合之下的美感。但就在我用马可波罗赞赏中国农业文明的眼光赞赏日本精美的工商业文明的同时,对比它和美国,却可以看到它在4万多美元的人均GDP这个位置遇到了瓶颈。而美国依靠互联网化提升效率,突破了这个瓶颈~为什么历史上擅长学习,曾先后成功模仿过中国农业文明和英国工业文明的日本,这一次却没能及时跟上美国的互联网化?这是一个迷。
如果要试着从激励机制上找原因,可能跟它高福利下年轻人竞争动力日渐丧失,大家普遍以进大企业养老为目标有关。日本的政治从明治维新以来一直都差不多,但人性的固有缺陷,重复博弈的结果,导致它的激励机制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更像过去在一意追求公平的社会实验中失败时期的苏联和中国,那种论资排辈大锅饭。区别只是,苏联和中国是一次性走到了这一步,日本是在很多次选举中缓慢地走到了这一步。。。而今天的中国,不但像当年日本赶上工业化一样,幸运地赶上了互联网化,而且是互联网化最快的国家。因此大家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中国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之类的问题。互联网社会的人均GDP瓶颈必将远远高于工商业社会。想想将来中国人均GDP十万,二十万美元时的情景吧
这就是做多中国的核心理由。这里要特别提醒大家一点:从宏观角度看,做多中国的核心理由也同样是做多美国,做多世界的坚实理由~很多投资者习惯从个人的微观角度看这个问题:自己的钱是有限的,买中国的股票就要卖美国的股票,买内地的股票就要卖香港的股票,然后推想到每个人都这样的话。于是他会认为做多中国就是做空美国,做多内地就是做空香港(或者反过来,为此不同配置的朋友之间,常常为这种“利益冲突”争得面红耳赤)。事实上正好相反,股票资产是靠收益率吸引资金。宏观视角来看,长期潜在资金总量是无限的。关键是有没有经济发展与回报来吸引这些资金。因此用个人资金有限的情况来外推出零和结论是完全错误的~中国的发展会惠及美国,深圳的发展会惠及香港~过去二十五年香港的发展速度的确远不及深圳,但如果和日本比,它的人均GDP却从仅仅相当于后者一半多的位置,发展到去年反超后者26%。甚至对日本来说,大家也可以想想,如果过去二十五年里中国和香港都停滞不前,它会更好还是更糟(1994年日本对中国出口总额187亿美元,2018年1439亿美元,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日本的第一大出口地)?


深圳前海金谷华夏基金有限公司
福田营业部:深圳市福田中心区益田路卓越时代广场3603~3604
电话:0755-83223251
东莞分公司:东莞市南城区港口大道9号宏远康城国际14楼
电话:0769-27380101   邮箱:jghx@jghxfund.com
金谷华夏基金官方公众号
金谷华夏基金官方公众号
财富热线
400-830-8126  
工作时间:8:00AM-6:00PM
微信公众号搜索:金谷华夏基金
微信公众号:SZJGHX 粤ICP备16003274号-1